一家人興旺后開始虐待曾幫過他們的陰陽師,最終因此遭到滅頂報復,家族逐漸衰敗,四分五裂......貧困潦倒!!



這個故事發生在不是很久的從前。


這裡是烏蒙大山峽谷中一個普通的壩子,有相對開闊的天空,富饒的土地。可那年代,也只有少數幾戶人家居住在這裡,在山裡人無盡的期待中,故事上演了。


一天,這個相對還比較寧靜的村莊,走來了一個老人,他就是魏陰陽。劉家人以山裡人的淳樸和熱情接待了他。在酒足飯飽之際,他道出山寨中升騰有一股靈氣……


14434960421197.jpg

(圖為示意圖,源自google,下同)

魏陰陽這些年漂流在外,居無定所,人老了,也想葉落有根。劉家人二話沒說,收留了他。


劉家人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,並不指望老者什麼。魏陰陽呢,整天不是東走西望,就是呼呼大睡,除了吃飯,就是接二連三地抽他的草煙。他不亂串門子,有外人在也不亂講話。旁邊人只道是劉家白供了一個祖宗。劉家人也不計較,心平氣和的一晃就是幾年。

Advertisements


一天,劉老頭突然病倒,從此不起。家裡人知道老頭子恐怕是好不起來了,思量給他找一個歸宿。這時有人想到了魏陰陽,他不是會看風水嗎?


魏陰陽接連抽了幾桿草煙,把全家人叫到老者的床前,說:「這些年你們一家人待我不薄,我有感恩之意。我心中已有一棺寶地。只是我一說出,我的眼睛就會瞎的。你們得供養我一輩子才行。」


劉家人痛哭涕零,說願意一如既往,待如親爹。這些年難道不是這樣過來的嗎?說到這,魏陰陽倒也相信,這些年自己吃得做不得,也沒有人給過難看的臉色。


劉老頭一家再三央求,魏陰陽含淚答應了下來。


不久老人去世,劉家人按照魏陰陽的指點,把劉老者安葬在半山的板栗樹下。


沒過好幾年,劉家真的發了,彷彿確實老墳庇佑。魏陰陽的眼睛則一天不如一天,直到雙摸不見。

Advertisements


這時的劉家人丁興旺起來,百事皆利。買田地,修豪宅,日子過得蒸蒸日上。看:那圍牆,兩米厚的圍牆圍了近500米,一道正大門,兩道側門;四合院,門窗、檐柱,一色精雕細琢,花草鳥獸,一應盡有;那水缸,巨石嵌成,分左中右三間,上下均刻有大幅的浮雕,或審案、或教子,或勞作。上有一龍頭,噴水入缸。


14434954605422.jpg

(圖為示意圖)

沒有雄厚的家底,不是大戶人家,哪個修得起這樣的豪宅喲!


這樣又過了些年,劉家老母去世。從此,魏陰陽開始落難了。


劉家的第二代當起了老爺,外有僱農,內有僱工,幾個兒子個個三妻四妾,威風凜凜。這時的劉家人眼中那裡還容得下這個又臟又丑的老頭,說他成天只知道吃飯,一樣事情也幹不了。


魏陰陽被攆到磨房推腰磨,吃住在磨房裡。


這時魏陰陽八十多歲了。腰磨周圍的地上,留下了十六個深深的腳印。在這樣漫長的日子裡,他日思夜想著他的徒弟,如果哪一天能夠見到他,他一定要告誡他,千萬別走師傅的老路!

Advertisements


一天,村子里又來了一個陰陽先生。村裡人特意帶他到劉家的老墳面前,試試他的能耐,因為這是眾所周知的發墳呀!年青陰陽同樣受到了村裡人最虔誠的禮待。在與這些人的交談中,他知道他一直尋找的師傅已經找到了……


年青陰陽對村裡人說:「劉家這棺地其實還有不足之處,老陰陽其實還不算高明。他只是看到了現有的風水。如果是我,再進行一些人為的配置,再造風水,那就不得了了!」年青陰陽反覆告誡人們千萬別說出去,他可不願意重蹈老陰陽的覆轍。


越是機密的事情,越容易傳播。劉家人很快就聽說了。年青陰陽被八抬大轎請進了劉家豪宅。起初他表示為難,稱自己那是酒後胡言。越是這樣,劉家人越是相信他是真人不露相。年青陰陽在劉家一樣受到了至高無上的禮待,吃穿住行,一應包干,還特許他可以隨意出入,通行無阻。

Advertisements


一天夜裡,年青陰陽摸進了磨房……


劉家人開始人造景觀,村裡人好生羨慕。說劉家再次遇到了福星,下一步不知要發成啥樣子喲!羨慕終歸羨慕,人造景觀,除了他劉家,誰還有那個能耐!


按照年青陰陽的授意,劉家表面是報效鄉里,大積陰德,實則造景培植更優風水,一舉兩得。


在房院東側的高地上,建一字型檔,凡有字之紙,必送彼處焚燒,不可踐踏;在半山低矮處,開鑿一條溝,將原斜向流走的河溝分流,分流的河溝流經大路處,建一彎月石橋,名曰新月橋;在對面山腰,建一八方石碑,上刻劉氏祖宗大名及功德。


工程完工的當晚,劉家大宴賓客,歡天喜地。夜裡,趁劉氏一家熟睡,年青陰陽背起老陰陽,兩師徒很快消失在夜色中……


從此,劉家逐漸衰敗,四分五裂,破綻百出,重返清貧平民。數年後,不知是誰參透了天機:

字型檔堡上建字型檔,壓得人畜氣難出,


橋是彎弓碑是箭,時刻射向正對面。(作者:蔣永中 )


14434962357846.jpeg

來源: toutiao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