忠犬推著殘障主人去擺攤賣東西...看完淚崩!這條大黃狗和這個老人的故事,溫暖如此。

14256969269792.jpg

14256969275179.jpg

「主人,這段路好走,不用我幫忙吧」

1425696927406.jpg

「主人終於幹完活,能陪我一會兒啦」

忠誠的意義在於我們不應該忘記愛過的每一個人。

就像洛陽這條普通的大黃狗,也許它始終無法參透,它的主人每天都在如何生存。它所能做的,就是跟著車輪上的主人,永遠不離不棄。老馬說,一個人沒有伴,大黃狗就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寄託。

街坊們都認為,老馬的狗通人性,老馬「哎」一聲,它就跑來了。老馬的狗沒有名字,但大家都習慣叫它「大黃」。從家裡到修鞋攤子的距離是1公里,老馬坐在輪子上,右手撐著一個木頭塊兒,一前一後地帶著輪子往前。上坡路總是最難走的,大黃狗將前爪搭在老馬腰上,腰身一拱一拱,推著老馬上坡。

老馬為了省錢,午飯常常就著開水啃兩個饅頭。大黃懂事,每到午飯時間,總會自己離開出去找食吃。附近飯館的人接納了這條懂事的黃狗,每當它轉悠到飯店門口,老闆總會餵牠剩飯,它從不進到店裡,只在門外等著。

大黃一刻也不想離開老馬,當老馬乾活時,它卧在一旁打盹,時不時抬頭瞅上一眼。只要老馬一閑下來,這攤子就屬於他倆了。顧客一走,大黃立刻起身,撒歡似得繞著老馬跑圈,有時它會從遠處衝過來,撞進老馬懷裡。

14256969279786.jpg

「主人,我知道你行動不便,俺大黃願意永遠在你身邊,做你的'雙腿'」

14256969277225.jpg

「主人,洗東西時要小心啊,我來給你保駕護航」

「不能離主人太遠,我要時不時回頭看看」

今年59歲的老馬有兩樣東西最寶貴,一個修鞋攤、一條大黃狗。老馬說,修鞋攤是生存的保證,大黃狗則是生活的牽掛。鄰居們都說老馬的狗通人性,會給老馬看攤兒,還會給他暖腳,有人想出500元錢買走。老馬一聽惱了:500元錢就想買我的命?拉倒吧!

一碗麵條他吃一半餵牠一半

「我要是吃飽了,它餓著,我心裡也不好受」

時間:12月28日下午

關鍵詞:老馬、大黃、麵條

洛陽市瀍河回族區楊文辦事處馬溝村的路口有個修鞋攤兒,攤主叫馬孬,下身殘疾的他靠著架子車的車輪行走。下午5點,老馬結束了一天的活兒,帶著他的大黃回家。

Advertisements




老馬住在侄子的房子里,一間不到10平方米的小屋是他的「家」。晚上,老馬照例吃麵條,菜是街坊鄰居給的剩菜,一塊八的麵條老馬能吃三頓。

老馬吃飯時,總將麵條夾出來一些,餵給大黃。大黃一舌頭將筷子上的麵條捲走,吞進肚裡,然後又眼巴巴地瞅著老馬。受不了它的可憐樣,儘管麵條不多,但老馬總是吃幾口,就從碗里分出些給大黃。

一頓飯吃完,麵條能分給狗一半,「我也沒啥餵牠,我要是吃飽了,它餓著,我心裡也不好受。」

一條褥子老馬剪掉一塊兒給大黃

「冬天地上涼,我把撿來的褥子剪下一塊兒,讓它卧著」

時間:12月28日晚

關鍵詞:電視機、被褥、家

在老馬不到10平方米的屋子裡,擺了一張床和一個大紙箱,除此之外就沒有下腳的地方了。

前些天,鄰居家一台扔掉的電視機被老馬撿來當成了寶貝。

電視機放在床頭的紙箱上,看電視時,老馬坐在被窩裡,大黃則趴在地上。不過電視機時好時壞,老馬常常看不了一個完整的節目。

「這玩意不如我的狗聽話,經常不出圖像。」說著,老馬用手「啪啪」拍兩下,將電視機拍出圖像。

老馬腿腳不好,但手很巧。

他撿來別人不要的棉褥子,拆掉外面的布料洗洗,然後再縫上。

等他關了電視準備睡覺時,大黃就爬起來,從帘子下面的大窟窿里鑽出去,「我特意把帘子掏了個洞,要不然它進出不方便。」老馬說,晚上他的狗會一直卧在門口守著他,「就像兒子守著,心安。」

在屋門口大黃睡覺的地方,鋪著一塊和老馬床上一模一樣的褥子,「冬天地上涼,我把撿來的褥子剪下一塊兒,讓它卧著。」老馬說。

「老實睡覺。」老馬隔著帘子喊,大黃「汪汪」叫了兩聲,對著老馬搖搖尾巴,作為回應。

回家路上他叫一聲它就會掉頭奔回來

「只要一抬頭,看見大黃在前面撒歡兒地跑著,就還有依靠」

時間:12月29日上午

關鍵詞:早飯、修鞋攤、依靠

上午8點半,老馬起床開始做早飯。

Advertisements




當老馬拿面時,突然意識到:「麵條吃不成了,忘了昨天吃完了。」

「沒事,麵條沒有了,咱就吃紅薯,反正餓不著。」老馬倒出一堆紅薯,回過頭對著大黃說。

「這是前兩天村裡人給我的,煮煮就能吃,快得很。」紅薯霉了一半,能吃的不多,老馬削了半袋子總算湊夠了他倆吃的。

早飯也和平時一樣,老馬吃一口紅薯,大黃也吃一口。

老馬說,他以前坐著架子車出去時,路邊有跟他一樣的殘疾人,「我看到他們趴在路邊伸手要錢就著急,手都好好的,非得跟人家要。」老馬的生活目標就是:靠著自己,有口吃的,有身穿的。

現在,靠著修鞋攤子,老馬一個月能掙四五百元錢。每天晚上回家的路上,是老馬一天中最開心的時候。他說,白天無論幹活多累多苦,「只要一抬頭,看見大黃在前面撒歡兒地跑著,就還有依靠。」

無論大黃跑多遠,只要老馬叫一聲,它就掉頭飛奔過來。

他在前面走它在後面「推」

「我從那窩小狗里留下了它,就知道它以後會有出息」

老馬的修鞋攤子在村口,有40年的歷史了。

大黃是只兩歲的母土狗,「之前跟我的那只是它媽。」老馬說,大黃的媽媽也是一隻土狗,養了十幾年,生下大黃沒多久就死了。

一路坑坑窪窪,老馬用輪子「走」得不輕鬆,在路上,他和大黃形影不離。「我從那窩小狗里留下了它,就知道它以後會有出息。」

路好走時,大黃在輪子前跳來跳去,不時鑽進老馬懷裡,推也推不開。到了上坡路,大黃就用兩條前爪搭在老馬腰上,胸口緊緊頂著老馬的背,一拱一拱地推著老馬往上走。

鞋攤兒有客人的時候,大黃總是乖乖卧在地上,閉目養神。

客人一走,老馬閑了下來,它立刻起身撒歡兒,一頭鑽進老馬懷裡。

太陽好的時候,大黃就卧在老馬懷裡打盹兒。

老馬脫了鞋子,把瘦小的腳伸到大黃肚皮下面,大黃扭扭身子,將老馬的腳全部蓋住。

陽光照射下來,這條大黃狗和這個老人的故事,溫暖如此。

這個冬天,老馬有一個最大的心愿:有一輛手搖式的輪椅,大黃可以不費力地跟著他上街擺攤,他們能到更遠的地方走走。